搜索
当前所在位置: 战网币 > 公告 >

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的辩护要素

发布时间:2021-09-21 18:35 作者:未知 点击: 【 字体:

结 语

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的案件比较常见,因为帮信犯罪本身是轻罪,不少犯罪嫌疑人放弃了探寻专业律师进行辩护,基于此类犯罪的特征,笔者觉得第一要通过会见知道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具备主观犯罪故意和客观犯罪行为,在此基础上准确选择无罪辩护和罪轻辩护方向,既不可以一味的罪轻辩护让本不应该被认定犯罪的当事人背一辈子前科,更不可以一味的无罪辩护让不批准逮捕和酌定不起诉的两扇大门向当事人关闭。

目前,币圈涉嫌犯罪的状况愈加引起办案机关的看重,币圈otc作为从事法币与数字虚拟货币买卖的环节,在整个犯罪链条中更容易被发现,处于全案打击的前端地方。因为办案机关对币圈行业知道有限,otc企业总是对法律一窍不通,由此产生的信息差和认知差,致使被“误伤”的otc企业亦不再少数。因此,在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的辩护中,要重点抓住otc行为的合法性和嫌疑人是不是具备犯罪主观故意这两点进行无罪辩护,同时对于确实构成犯罪的,基于帮信犯罪是轻罪这一考量,则应该结合具体犯罪情节、社会风险等做罪轻辩护,争取不起诉和用缓刑。同时,非涉案财产处置、维权等刑事反向业务也贯穿辩护工作一直。

币圈otc的行为并不是国内法律所禁止的行为

币圈的otc行为,圈内习惯称之为“场外买卖”,其本质是法币与数字虚拟货币的兑换,一言以蔽之,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币,其本身是一种合法行为,但由于“场外买卖”这一习惯称谓,致使办案机关的很多误解,不少办案职员对币圈行业和有关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并不知道,听到“场外”两个字就先入为主的觉得otc的行为具备非法性、不正当性,因此有必要厘清有关法律规制问题。

一是个人商户otc的行为是合法的。2021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人民银行等七部门关于防范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通知》,在币圈内称为“94通知”。94通知中明确:“本通知发布之日起,任何所谓的代币筹资交易网站不能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数字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由此看出,94通知作为部门规章,规范的是“所谓的代币筹资交易网站”不能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数字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并没禁止个人不能从事法定货币与虚拟数字虚拟货币的买卖。现在,主流民事裁判看法支持个人之间的法币买卖,同时承认虚拟数字虚拟货币具备财产属性,因此,个人与个人之间从事一手交钱、一手交币的otc行为,在国内并不违法,还是民法所保护的民事行为。

二是个人otc商户的“场外买卖”是合法的。所谓“场内买卖”,就是个人与交易网站之间产生的买卖,而“场外买卖”,就是脱离交易网站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买卖。需要明确的是,现在国内根本没有任何“场内买卖”!在94通知以前,个人与交易网站是可以从事法币买卖的,譬如用户想购买虚拟数字虚拟货币,仅需向平台支付法定数字火币,交易网站就会把相对应的虚拟数字虚拟货币给付用户,这就是场内买卖。94通知全方位禁止了这种行为,但没禁止个人之间的法币买卖,因此94通知后,交易网站没办法再与个人之间从事法币买卖。目前交易网站广泛采取的是撮合机制,比如用户想买虚拟数字虚拟货币,平台会把想卖虚拟数字虚拟货币的所有卖家“介绍”给用户,用户将法定货币在线下通过银行或微信、支付宝转账给卖家,线上的卖家在收到钱款后,和交易网站进行确认,确认后交易网站会将卖家的虚拟数字虚拟货币放到用户的“钱包”中,一笔法币买卖至此结束,概要来讲,从线下看,用户给了卖家一笔法定货币,从线上来看,卖家给了用户一笔虚拟数字虚拟货币,在整个过程中交易网站不参与买卖,也0手续费,本质上交易网站是没参与其中的,因此94通知后,在国内范围内,根本没有“场内买卖”这个定义,即使是经过交易网站撮合,其本质上仍是场外买卖,这与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一手交钱、一手交币”是没任何不同的,因此绝不可以一听到“场外”两个字就想当然的觉得otc的行为不合法。

三是个人otc商户的行为具备存在的必要。“炒币”在国内是合法行为,既然炒币,就涉及到法币买卖,无论入金还是出金均不能离开个人otc商户,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otc的存在是十分必要的,对于合法的otc商户也是应当予以保护的。

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的无罪辩护思路

《刑法修正案》增设帮信息互联网犯罪活动罪,即针对明知他人借助信息互联网推行犯罪,为其犯罪提供网络接入、服务器推广托管、互联网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竞价、支付结算等帮的行为独立入罪,在刑法学界又将帮信犯罪觉得是帮犯的正犯化。笔者觉得,在辩护实践中,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主如果涉及“支付结算”的帮忙行为,针对帮信犯罪的无罪辩护重点,主要中心化在是不是“明知”,即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具备犯罪的主观故意,对于办案机关来讲,其先入为主的有罪推定,会致使部分嫌疑人的口供与实质状况存在出入,或是在被诱导的状况下出现诸如“我大概知晓这部分钱款出处是不正当的”这种嫌疑人自觉得“没事”而事实上能被认定主观具备犯意的供述,因此辩护人应当结合以下具体状况就嫌疑人没有犯罪故意加以辩护。

一是个人otc企业是不是尽到了足够的kyc义务。个人otc企业在买卖过程中,第一应当明确买卖对象是哪个,仅知晓是哪个还不够,还需要确定买卖职员和银行卡持有人是不是一致。在币圈实践中,一般采取视频认证的方法,即需要他们手持身份证、银行卡录制视频,内容一般为“我的名字,身份证、银行卡均是我本人所有,我的资金出处合法正当,并想承认任何法律责任”,通过这种方法,个人otc企业可以确定和自己买卖的他们的基本状况,应当觉得个人otc企业尽到了审慎的kyc义务,个人otc企业毕竟只不过一般的个体,其不拥有司法机关的很多查看系统,没办法对买卖对手进一步核实。辩护人觉得,假如个人otc企业尽到了kyc义务,并且在办案机关调查时可以提供他们有关信息,就应当认定其主观没有犯罪故意。

二是买卖价格是不是明显违背了市场行情。不少办案机关觉得,个人otc商户在从事买卖过程中,买卖价格总是比市场行情略高,以此觉得个人otc商户具备犯罪故意,这也体现了办案机关对币圈otc的认知并不够深入。第一,交易网站的法币买卖价格也是存在差异的。以笔者写作此文时,火币app中法币买卖价格为例,泰达币的最底价格为6.58元人民币,最高价格为6.61元人民币,之间相差0.03元人民币。伴随公安机关打击“两卡”的逐步深入,币圈法币买卖被冻卡的状况愈加紧急,火币app等主流交易网站推出了所谓的“蓝盾企业”,即kyc认证程度高、信誉好的企业,如此的企业的价格也会更贵,甚至比正常平台用户的价格贵0.05元人民币。因此,辩护人觉得,只须买卖价格不明显违背市场行情,就不可以以买卖价格比市场价格高来认定犯罪嫌疑人具备主观故意。

绝大部分个人otc商户主要从事“倒u”业务,即其以比交易网站略低几分钱的价格用人民币购买泰达币,再以比交易网站略高几分钱的价格供应泰达币,这个过程就叫“倒u”,其实质赚取的就是一买一卖之间的几分钱的差价。笔者过去加盟过一些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有些otc企业的买卖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出几角钱甚至更多,这样的情况下,otc企业假如辩称自己不知晓他们的资金出处存在不合法性,这种辩解是非常难被法院采纳的,毕竟一个正常的otc企业应当知道市场行情,而一个正常的买卖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送钱”。

不少办案职员觉得,既然在交易网站上可以撮合交易,为何还要找场外otc企业,以此觉得otc企业存在犯罪故意,其实非常大程度上,这也是币圈的无奈之举,笔者也参与过数字虚拟货币买卖,现在法币买卖,尤其是数字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过程,被冻卡的现象及其常见,有人曾统计冻卡率在30%以上,这是很夸张的数字,因此买卖双方为了安全,不被随便冻卡,只能在场外寻求比较熟知的、可靠的otc企业进行买卖,即使这部分otc企业的价格比交易网站价格略高,为了安全也只能做此选择,毕竟假如有实惠可靠的企业,哪个会选择更贵的呢?因此,假如买卖价格并未紧急违背市场行情,并不可以由于买卖价格与市场行情有略微的偏差进而认定个人otc商户在主观上具备犯罪故意。

三是对他们的转账银行卡是不是进行了必要的审查。以供应泰达币为例,作为个人otc商户,除去买卖价格,最关心的就是他们的钱款出处是不是合法,是否会由于买卖行为致使自己被冻卡,因此,绝大部分的个人otc商户最害怕的就是收到黑钱。现在,行业内常见的买卖习惯是,需要他们提供银行买卖流水,假如买卖流水不足一个月的,一般就不会继续买卖。仅有买卖流水还不够,还需要他们用银行卡向我们的微信转账,再用微信进行提款至银行卡的操作,用以证明这张卡是“活卡”,同时还要认定他们的微信号是不是存在异常状况,只有上述买卖隐患全部排除,个人otc企业才敢继续法币买卖。假如犯罪嫌疑人全部履行了上述各项工作,又怎么才能认定其有收黑钱的主观故意?又怎么样能觉得其主观上具备为犯罪行为提供支付结算的行为?

四是买卖金额的大小与是不是具备主观犯意不具备任何关系。不少办案职员觉得,个人otc商户的买卖金额过大,存在主观犯意,其基本逻辑是,个人otc商户不问资金出处就进行这么大额的买卖,不符合客观逻辑。实质上,币圈作为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其中不乏持有巨额数字货币资产的玩家,“万币侯”亦不在少数,要知晓1万个BTC的价值大概30亿元人民币,购买矿机、支付电费、给职员发工资等,均需要将很多的虚拟数字虚拟货币兑换成人民币,在币圈otc中大额买卖广泛存在,因此买卖金额的大小不可以作为认定犯罪嫌疑人具备主观犯意的原因之一。

币圈otc涉嫌帮信犯罪的罪轻辩护思路

因为帮信犯罪是轻罪,只有三年以下的量刑,因此绝大部分状况下,罪轻辩护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比如辩护人通过被采取强制手段的职员构成状况、现场扣押物品状况、电子证据采集状况等,觉得证明嫌疑人涉嫌犯罪的基本证据比较全方位,在此状况下一味的做无罪辩护,反而会致使犯罪嫌疑人遭到较为紧急的处置。在这样的情况下,会见犯罪嫌疑人时,要将有关的法律法规讲了解,除去帮信犯罪本身外,更应当着重释明程序法的有关内容,让犯罪嫌疑人结合我们的实质状况,找到更好的“出路”。币圈绝大部分人法律意识比较淡薄,有些犯罪嫌疑人表现的很极端,一味的对抗调查,不如实供述,错过了取保候审、不批准逮捕的机会,这样的情况下后期总是会判处实刑。对于确有证据可以证明涉嫌犯罪的案件,辩护人应当在会见时详细做好可以证明犯罪嫌疑人具备认罪认罚态度的会见笔录,预防办案机关笔录中不可以非常不错的表达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态度,此外还要和犯罪嫌疑人确定违法所得数额并积极退赔,在案件报请批准逮捕时将上述材料一并提交,总是可以争取到“无逮捕必要”的不批捕结果。

币圈otc涉嫌犯罪的非涉案财产处置及其他

2021年12月5日,在网络金融范围刑事问题研讨会上,笔者曾介绍了关于币圈的有关案件,并判断办案机关打击币圈刑事犯罪的力度将会愈加大,对于涉案数字虚拟货币的追缴罚没力度也会愈加大。2021年1月25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充分发挥检察职能推进互联网空间治理”媒体发布会。最高检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在会上表示,“互联网黑灰产形成生态圈,为互联网犯罪持续“输血供粮”,成为互联网犯罪多发高发的主要原因。检察机关在打击和治理互联网黑灰产上,一是突出惩治重点,斩断利益链条。二是加大财产刑适用,提升犯罪本钱,不让犯罪分子从犯罪中获得利益,达成“打财断血”。三是结合检察履职,推进综合治理。”这其中重点提出了财产刑适用问题。而“打财断血”极容易被地方办案机关作为尚方宝剑,超越合理限度扣押、冻结、罚没是涉案职员的合法财产。在此之前,币圈的多份刑事判决亦体现出,犯罪嫌疑人和辩护人对于部分涉案财产系合法财产的辩解和辩护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比如在币圈具备广泛影响的plustoken案中,(2021)苏09刑终488号刑事裁定书显示,江苏盐城中级人民法院觉得:“陈波合法财产认定问题。经查,陈波并未提供其合法拥有700多个BTC的有关线索或材料,另plustoken平台被认定为传销活动平台,投入到该平台的数字虚拟货币用于传销体系的资金运作,应作为传销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

在笔者加盟的币圈有关案件中,个人合法财产过度冻结、扣押的状况数见不鲜,这也给辩护人提出了更新更高的需要,即怎么样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怎么样争取个人合法财产不被查、扣、冻乃至最后罚没,这也是刑事案件法律服务的新范围,德恒刑委会安健律师将其概要为“刑事反向业务”,这项法律服务需要在币圈看上去非常重要。究其缘由,部分办案机关戴着有色眼镜来办理币圈案件,先入为主的觉得只须是涉币案件,就没有合法财产,甚至即使嫌疑人可以证明是合法财产,仍是“一罚了之”。

笔者在办理有关案件时,针对犯罪嫌疑人的合法财产,会采集很多证据,形成完成链条,证明有关数字虚拟货币系个人合法财产。比如有些犯罪嫌疑人是从事买卖赚取的数字虚拟货币,这样的情况可以通过向交易平台发邮件的形式,调取在交易平台的全部买卖记录,并将买卖过程使用方法律语言予以系统表述,呈递办案机关。有些犯罪嫌疑人是通过资金投入一级市场获得丰厚收益,这就需要积极联系项目方,出具有关证明材料,并调取聊天记录、资金投入合同、链上一进一出的转账记录等证据予以佐证。还有些犯罪嫌疑人通过资金投入矿机挖矿获得数字虚拟货币,则需要调取矿机购买合同、矿机运维合同、矿机修理记录、缴纳电费记录和产出数字虚拟货币记录等,并辅以有关聊天记录等内容,以证明合法资产中的数字虚拟货币的产生过程。

在实践中,即使上述证据全部能获得并提交办案机关,仍非常难准时解封,仍存在着被罚没的风险,因此还需要证明个人合法资产中的数字虚拟货币与涉嫌刑事犯罪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个人合法财产没用于资助犯罪活动,在论证过程中,还需要结合具体的罪名和个案不同状况加以剖析,因为篇幅有限,在此不做过多赘述。

责编:曹文姬

刘 扬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顾问、刑委会执委、执业律师。北京大学软件工奥创士。从事法律工作十三年,曾先后在北京公安局刑侦、法制系统、纪检和分局工作,互联网安全应对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数据安全咨询专家(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北京计算机掌握互联网空间安全与法务专委会副秘书长(杨芙清院士任掌握会长),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会理事。联系方法:13581751329(微信同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战网币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hengbaishuichan.com//xinwen/199.html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